打造「萬華之心」 西南門戶帶動老城區復興

  1. 引言

大家都知道,艋舺是台北市最古老的城區。我們都說淡水河是台北的母親之河,而大溪口舊淡水河一號水門,也就是現在的貴陽街底,或許可說是淡水河的長女。番薯市這條台北第一街上,商業快速發展,1759年時,艋舺庄已是台北盆地第一大街庄。萬華的歷史是讓人驕傲的,也留下清代漢人渡口在台北市內,最完整的紋理。所以我們CITIES城市願景系列的最後一場,特別回到台北的根,艋舺。

舊艋舺結構未翻轉:都市更新,在1990年代進入台灣的公共議程,馬英九市長曾經承諾「西區軸線翻轉」、「阿婆抹粉水噹噹」,但除了承接陳水扁市長時代板南線完工的捷運西門站以及西門徒步區,萬華這20年大部分的改變,來自民間的都市更新和中央政府的鐵路地下化。而柯文哲市長所承諾的「中正萬華復興計畫」,對於萬華的核心地帶,也尚未產生結構性的改變。

 

加蚋仔被遺忘:而我們切莫忘記加蚋仔,舊的雙園區。加蚋仔在清代形成六個庄頭,直到現在,走在東園街上,我覺得還是讓人備感親切:在這裡,街景會變,屬於傳統台北村莊的紋理跟人情味一直都在。加蚋仔的輕工業在經濟起飛時期,曾經帶動台北的產業發展;位於南萬華的四大市場,則可以說是台北市的胃,一如巴爾札克筆下的巴黎中央市場是巴黎的胃。但是過往的市長選舉,大家的注意力往往集中在萬華豐富的歷史觀光資源,而沒看到南萬華鄉親的每日生活。

 

萬華「空心」的問題:因為開發甚早,既有公共空間極少,萬華的開發與振興,在鐵路地下化和捷運後,更必須著重在各種軟硬體的整合及微調。而我認為,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但也是最大的潛力,就是連結加蚋仔與艋舺的萬華火車站周邊,也就是以前講的新富町和崛江町直通到稍遠的糖廍這一帶,政府在鐵路地下化後並未投入充足資源一併改善周邊,所以南北萬華發展一直沒辦法合而為一。

 

南北萬華不能連接會有什麼問題呢?我們知道在艋舺與加蚋仔間,原本有一些天然湖泊與湖沼地阻隔,最大的就是蓮花池,戰後蓋起房子成為雙園區人口最稠密的蓮池里。後來這一帶又有鐵路,以及隨著鐵路發展的輕工業帶,這導致舊龍山區跟舊萬華區雖然中間有個車站,卻沒有發揮應有的轉接機能成為一個台北市的商業都心,龍山寺雖然是許多公車進到台北的樞紐,商圈無法向南擴大連結,也欠缺完整性;新完工的萬華車站有許多市府單位和企業進駐,但影響也未能外擴,夜間形成壯麗的車站與陰暗的周邊。

  1. 「萬華之心」計畫

「萬華之心」的範圍:當選台北市長後,我會立即啟動一個四年期的「萬華之心」計畫。具體的作法是什麼呢?「萬華之心」是以萬華車站為核心、大理街為中軸線、範圍擴及廣州街與艋舺大道莒光路間的地帶。這裡是萬華區的核心,但因為我前面所說的原因,缺乏南北向的內部通道,主幹道雖然夠寬也有人行道,但以通過性車流為主,不大有人在這裡停留消費,也無法提供在地市民好的生活品質。

 

「萬華之心」的內容:我們將與社區合作,把環境改善,透過公共建設及獎勵等手段,創造理想連續的行人空間,串接這個區域內由艋舺公園、糖廍文化園區、和平青草園及幾個校園形成的幾個開放空間及綠意,將特色化公園的理念導入公園甚至校園,創造適合孩子活動的空間。另外,這個地區有許多閒置或低度使用的土地及老屋,我會配合既有如「老房子文化運動」等獎勵,「點亮」這個區域的社區環境,讓生活動線及商圈不會像現在這樣存在許多斷裂。作為「點亮」的手段之一,我也會讓這個範圍內包括萬華區行政中心、萬華車站分配市府使用的空間及龍山寺地下街等地,以進駐單位特性的調整及活動的改造,讓每天的使用時間能延長,平衡這裡的日夜落差。

 

「萬華之心」有軟體有硬體,有工程有管理,有生活有產業,重點在於我們透過重建萬華的心臟,好像只是先整理萬華區的一個區塊,卻能透過這個區域的戰略性,銜接南北萬華的發展,讓整個區的生活品質及產業出現結構性突破。


  1. 點亮艋舺老街

台北艋舺與東京淺草從日治時期,台北艋舺就常被跟東京淺草相提並論。艋舺與淺草都是展現大都市庶民生活魅力的歷史街區,然而淺草在各大旅遊網站上,仍然是東京第一名的景點,每年有3000萬觀光客體驗下町美食與職人風情,而台北艋舺雖然是台北最古老的街區,在台北的觀光景點排名中卻越來越落後,問題就在城市旅行的軟硬體建設不完善,無法讓市民與外來訪客親近。擔任台北市長,我會努力行銷艋舺,讓大家能夠體驗老台北最濃郁的美食、歷史、人情!

 

艋舺公園廟前榮景重現1927年的時候,為了解決人口稠密的艋舺缺乏綠地的問題,龍山寺前開闢了艋舺龍山寺公園,在當時是很大的都會公園,也與龍山寺形成所謂「美人照鏡」的風景。到了戰後,為了解決都市的高速成長問題,1956年艋舺公園由高玉樹市長劃設為臨時攤販集中區,加上1968年新建的龍山商場,配合龍山寺作為板橋中和方向公車樞紐的地位,讓艋舺的繁華達到顛峰,也是許多老台北人的回憶。

 

綠地、災防及產業發展,透過良好的空間規劃是可以並存的。然而1993年為了捷運龍山寺站新建工程而把龍山商場暫時遷移到萬華車站時,也同步決定要把所謂十二號公園用地改為「附帶地下商場的公園廣場用地」,結果是市集散了、地下商場生意蕭條、所謂的公園上卻幾無綠蔭,眾多的結構物對災防疏散也無法達成預期效果。這個狀況可謂是三輸。

 

從都市及交通規畫的角度,艋舺公園地下商場最大的問題就是動線斷裂,從捷運出來沒有人會在地下移動,而各種設施也因此與人的移動不在同一平面。所以我們回頭看馬英九市長任內發布的新聞稿,「公園內建有舒適的迴廊步道,寬闊的噴水池及廣場上的星象誌;公園下方的地下層為地下商場、美食街及停車場,既紓解了遊客們的停車問題又增加了休閒公園、商場購物的好去處」,格外諷刺。

 

上任台北市長後,我會邀集本地店家、居民與專家,展開艋舺公園的重新設計。我希望能讓「打開」被趕到地下的萬華在地風情,讓開放空間、綠帶、在地特色美食店家、旅遊資訊服務及改善後的公車站位,能夠在艋舺公園上共榮,也進而讓龍山商場改造失敗後被切斷的三水市場及廣州街商圈重新連接,並讓每天在龍山寺這個重要轉運節點每天進出超過6萬人次的通勤民眾,有意願在此消費,甚至在此休憩。

 

剝皮寮老街觀光資源延伸從艋舺核心的龍山寺向東,就是百年名校老松國小及剝皮寮老街。剝皮寮保留著日本時代「市區改正」前,18世紀清代漢人聚落的街道紋理,與後來都市計畫開闢的廣州街,形成歷史的堆疊。1941年剝皮寮老街被劃入老松國小校地,在陳水扁市長任內裁示先進行歷史街區調查研究,再決定是否劃入校地開闢,也才有後來馬英九市長任內成立的台北鄉土教育中心。

 

這幾年因為電影拍攝的關係,剝皮寮老街常常成為媒體上的台北特色風景。但我們實際走訪就會發現,剝皮寮老街許多空間是閒置的,也缺乏吸引人的充足常設展覽。更嚴重的則是因為位處學校用地,剝皮寮老街佔去一整個街區,雖然曾經是個熱鬧的街市,變成鄉土教育中心後卻必須跟著教育設施朝九晚五的方式營運,所以到了晚上,龍山寺與中華路兩個商圈間反而因為剝皮寮的管理不善,形成一大缺口。

 

我的主張是,都市計畫必須配合時代調整。我上任後針對剝皮寮的經營,會邀集地方民眾及相關專家來進行討論,目標就是要讓剝皮寮一方面有充足的內容進入,另一方面調整使用限制,讓歷史老街可以有更多的活動與使用,振興整個街區。

 

番薯市街歷史河港體驗而在龍山寺往河岸的方向,則有另外的發展課題。都說以龍山寺為核心的艋舺是老街,其實貴陽街水門、華西街到青山宮這一面,更是老中之老。清代的番薯市、日治時代的入船町,這裡因為是發展最早的地方,許多市街結構都還是十八世紀河港風貌,在台北獨一無二。可惜的是許多店家與文史工作者雖然很努力,各種軟硬體資源卻未得到市政府的支援。所以我主張一方面要與地方合作,完善艋舺歷史步道系統直通河岸,另一方面我要展開從貴陽街水門開始的景觀再造,重現艋舺河港風貌。


  1. 南萬華產業再造與都市更新

「萬華之心」帶動萬華區發展南向:透過環境品質提升與公共建設整合,萬華車站與龍山寺這相鄰的兩個車站商圈整合為台北市的西南門戶後,增加區域中心消費及提高通勤者的停留意願,也將有效活絡之間包括大理街商圈、三水街市場及和平西路等地的商業活動。「萬華之心」也將把城市的繁華,帶向人口稠密的南萬華。

 

都市更新免費諮詢:自從捷運萬大線動工後,交通的改善帶給南萬華鄉親對都市更新的期待,但隨之而來的就是各種複雜的容積率計算與土地整合。我的全市性都更策略,其中一項就是與專業團體合作,讓全台北市每個次分區都可以有市府委託的都更輔導諮詢窗口,提供市民更有效的服務。而南萬華因為是優先需要推動更新的區域,這樣的輔導團隊更應該進入社區鄰里,以專業公正的立場免費服務市民。

 

南萬華都市更新與產業發展新思維:許多鄉親可能進一步要問,除了輔導跟公辦都更外,對於南萬華許多特殊的都市更新課題,比如整建住宅與政府自行或補助民間新建但售予居民的早期國宅、又或者是舊鐵路邊或聯外道路旁的販厝,在台北市都是最需要更新,但透過商業方式更新無力進行的地區,姚文智有沒有新的想法跟做法?

 

我要先提一個近來被柯市長誤用的概念,今年是選舉年,柯市長在選前急忙提出「產業生活區」,但市政府的規劃是特定區域的、非全市宏觀的,也未能好好去探討近年世界各國提到「產業生活區」的重點,產業,所以對翻轉都市格局不會有太多幫助。所謂的產業生活區,背後對應的其實是一個新觀念,城市製造,city manufacturing。城市製造代表性的區域,包括瑞士巴賽爾湖畔的生物科技或紐約最大的都市更新案的布魯克林船廠(Brooklyn Navy Yards)。

 

隨著科技的進步跟產業的轉型,從精緻糕點、精釀啤酒、文創手作、高級服飾、創客maker直到高科技3D列印在生物技術等方面的應用,這些產業已經跳脫了傳統的製造業與服務業的分野,突破了過去都市計畫分區管制的概念,這樣的零污染產業模式才是所謂的產業生活區應該對應的。

 

南萬華過去曾有蓬勃的印刷及玻璃製造等產業活動,但因為具有一定汙染性,所以都市計畫後來把南萬華大多劃設為第三種住宅用地,但新的產業並未同時投入,導致都市更新無法與產業連結。我認為,針對南萬華過去最難都市更新的地方,包括環河南路周邊及聯外幹道旁,在符合一定條件下以產業生活區方式給予更新獎勵,引入這些有科技性或文創意涵的產業活動,產生實質「產銷合一」,再搭配大街廓的都市更新,才能有效提升南萬華的社會經濟條件。


  1. 市政服務提升萬華先行

不會忘記萬華:萬華因為開發較早,公共設施比例較低,多年來許多鄉親都抱怨被台北市政府所遺忘。許多在的的年輕朋友跟我說,在萬華「連要好好遛小孩都得去家樂福」。而市府的政策往往也來自許多刻板印象,而非真實需求,比如認為因為萬華是老舊社區,所以「老人很多」,忽略了在此同時因為相對親民的房價,萬華是許多年輕家庭生活的地方。我承諾當選市長,我絕不會忘記萬華;市府的許多新市政服務,應該要從萬華先開始。這樣的翻轉,也是我們選擇今天活動場地的理由。

 

推動雙語學校:賴清德院長已宣布為了加強國際化,明年起將展開「雙語國家」計畫。我主張台北市的雙語學校政策,必須要從老社區開始做起。像是老松國小東園國小這些百年名校,在引入新的雙語教學資源後,可以有效提升。

 

特色化校園及特色化公園近年許多關心社區環境的朋友,開始推動特色化公園運動,我認為在萬華,讓公園特色化變成好玩可親近,可以最快速提供萬華區的居民所需的生活環境改善。當然,萬華部分地區就跟全市其他老社區一樣,校園開放空間面積遠大於公園開放空間,所以我會提出EOD的發展模式Education Oriented Development,由市府與社區合作,提供專責人力,在完全不增加學校教師負擔的前提下把校園空間在非上課時間有效開放出來,成為可親有趣的社區生活中心。

 

環河老社區DRTS小巴接駁:在環河南路沿線,有高比例的高齡長者及單親家庭孩子,表面上雖然離公車捷運不遠,其實大眾運輸都會使用聯外橋樑上橋,道路車流又多,許多弱勢者因此困在家裡。其實智慧交通科技下,早可利用DRTS資訊服務,讓許多也許無法支撐傳統公車的地區,透過預先排程的方式讓有需要的人「預訂」公車服務。台北市的DRTS小巴服務.我會與鄰里合作,優先從環河老社區連結「萬華之心」,照顧台北市所有需要特別照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