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高房價、年輕人居住正義的問題一直無法實現,所以一直在推動社會住宅,台北市在柯市長以980億的預算,來推動社會住宅,這個我們並不反對,但是過去980億造成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未來的公有地我們很難再找到;第二個問題是,這四年雖然投資了900多億,但是所有的年輕人,因為社會住宅還在蓋,年輕人居住的壓力一件都沒有解決。

 

所以未來社會住宅的推動,我認為應該改變一個方式,980億未來應該轉換成三種方式:第一是混居型的社會住宅,透過公辦都更的公益容積捐贈,產生社會住宅;第二種,不當黨產的追回,第三種,是公有建築改建成多目標使用,例如市場改建、區公所、停車場,或者是其他的機構

 

首先,配合都更條例的修法,未來策略型都更2倍的容積獎勵作為誘因,政府承擔責任,以10,000m2以上的街廓舉辦大規模公辦都更,自己跳下來當實施者。同時開放民間投資,政府把守公共利益,力求權利變換及選配過程公開透明。在規劃過程中,以公益容積捐贈,產生跟社區混居的社宅與其他社福設施。

 

此外,經過公辦都更大規模的盤整,串連點、線、面不同層級的綠色基盤,打造友善步行廊道,同時調節都市微氣候、減緩熱島效應。當這些基礎設施漸漸改善後,不只提升居民生活品質、減少災害風險,也將間接提升民間投資公辦都更的意願。
 

 

第二、那不當黨產當然也要處理,像是劍潭青年中心和八德大樓就在眼前。未來八德大樓他不只可作為社會住宅,或者是托老、長照的機構,這些目標都可以實現。

 

重點來了,過去花了980億,未來這些,我們要花多少錢?在我的估計,應該只有1/10的費用,為什麼?第一,由公益容積來抽回混居型社會住宅;第二、追討國民黨的不當黨產;第三、這是公有建築物,所以多半的費用是分佈在營造的成本。

 

我們希望透過社會住宅制度的改變,從過去花費980億、競逐公有地興建的方式,改成我們提出的混居型社會住宅的三種模式,然後他的費用應該只有980億1/10,它可以產生相同的數量,我們估計是15,000戶。當我們省下這些錢,表示我們有將近900億可以運用,哪這些錢可以做什麼?

 

第一,他可以做青年租屋券,單身3,000元、夫婦5,000元。加上中央的補貼,我們估計每年只要花台北市9.8億元。大家看到,這些總共兩萬戶,馬上可以拿到補貼,而且費用來源完全沒有問題。

 

另外,我們還可以做什麼?我們可以恢復發放敬老津貼,他的預算應該是7.8億,這是一個年長者因為過去年金制度失衡底下的生活彌補與安慰,並不是政策買票。因為透過這樣的方式,我們整個高齡化社會的策略才能在社會的共識底下來推動。

 

同時,我們也希望解決少子化的問題,提出第二胎國家養的政策,整併各項補貼,屬於第二胎的孩童,出生後的六年,每人每月加碼至10,000 元。預算方面,我們會分年編列,第一年9億、第二年18億、第三年27億、第四年36億、第五年45億、到第六年的時候54億,即使因為生育率增加而發展到60億,也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我們希望透過這種多胎次的補貼,來解決少子化的問題。

 

最後,我們也希望有一個大型的放電樂園,在民生社區北側的松南基地;加上十二行政區中小型的社區親子館,這些合計約30億元。這些都是為了照顧少子化,我們可以來運用。

 

所以,不管是老人的照顧、青年的租屋券、解決少子化的第二胎國家養或是親子遊戲館,這些未來讓我們社會更溫暖。台北市發展迫切要解決的問題裡面,都可以從省下對社會住宅投資的九百億,分別進行在刀口上的投資或協助。這些加總起來大約100多億,我們總共還省了700多億

 

透過整個制度的調整,把社會住宅過去非常單線的、簡單的思維,在公有土地上蓋房子的方式,調整成另一種態度,那這種態度就是由我們新的都更的方式、採取混居型社會住宅的做法,利用公益容積的提供,產生更多空間,並節省成本,讓這些費用真正花可以在刀口上、花在我們整個社會的真實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