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投之光」三部曲

「北投之光」會有三個部分:「磺港溪水岸生活圈」「北投文化劇場」「北投生態博物園區3.0」
「北投之光」的主要概念,就是要把過去北投市街最熱鬧的街道、連接新舊北投的光明路,與貫穿舊北投的磺港溪整體銜接,形成一條有歷史、有美食、有活動、有綠蔭的北投散步道(promenade)。


 

首先,目前北投的觀光活動聚焦在溫泉區,但溫泉區一方面位於北投溪河谷,環境容受力有限,其次北投溫泉區的觀光發展,也不宜造成居民的困擾。所以一個兼顧兩者的做法,就是將北投溫泉區的觀光旅次,延伸到其實有許多特色美食、也有悠久人文歷史,但外來訪客卻少得多的舊北投。另外,北投溫泉區有著豐富的文化資源,但入夜後可以參訪的地方比較少,所以從完備旅遊環境的角度,我們希望讓北投可以有「下午五點到晚上九點半」間,可以參訪之處。屬於商業區且是平地的北投市場周邊,應是最具潛力之處。

 

首先在「磺港溪水岸生活圈」方面。各位可能不知道,位於河岸的北投市場營運規模其實是北市第二,僅次於萬華環南市場。北投市場有著許多知名的美食,比如滷肉飯、紅茶等等,如今都有極高的知名度。可惜的是,北投市場「美食體驗」的潛力未能被完整發揮,而曾經是北投乃至整個北區採買的重鎮,北投市場的生鮮區也一樣因為硬體設備缺乏妥善管理,而無法提供攤商與消費者更好的環境。

 

根據去年的調查,北投市場有七成攤商反對將市場拆除重建,然而選舉要到,市政府卻突然在這個月初、未通知全體利害關係人的狀況下,跑來北投說要推動市場改建,而且倉促通知卻未排除高度爭議的重建方案。其實考量各種主客觀情況,北投市場建築並不是那麼老舊,結構也曾經進行補強,問題在於未能從「使用者體驗」的角度,對各種軟硬體設施進行通盤的檢視,並與周邊環境進行整體結合。

 

所以「磺港溪水岸生活圈」是要配合磺港溪河岸道路、綠帶及休憩設施全面檢討,創造一條可以有美食及文化景觀的河道,一如日本京都三条四条鴨川沿岸。過去我在高雄擔任愛河整治小組的召集人,當時面對的主要課題是汙染。就磺港溪的部分,我們要優先處理的則是環境與防災道路,但這一樣是涉及跨部門協調的問題,我有經驗,也有信心做好。

 

在市場方面,我認為應該是改建而非重建,因為建築合乎所有安全標準,重點其實是在空間動線的改善。在北投市場正對面的大豐公園,其實具有多元發展的潛力。透過磺港溪段的散步道,區域內的綠地可以大幅增加,而北投市場內的熱食攤位,則可延伸到大豐公園內新建的美食市集空間。而在大豐公園內新建的輕量化複合建築體,也包括了「北投之光」的二部曲「北投文化劇場」。國內劇場界最重要的台北藝術大學,其實就在北投區內,北投獨特的自然人文風貌,也培養了包括陳明章等藝術工作者。我主張在光明路設置小型的表演藝術空間,不管是給新銳藝術工作者、給在地那卡西、給兒童劇團,一方面能夠鼓勵觀光客旅宿北投,另一方面也可以提供離市中心較遠的北投市街,更多的藝文資源。

 

至於為什麼「北投生態博物園區」是3.0呢?Ecomuseum最早是北投本地社區提出的概念,從溫泉博物館的修復再利用開始可以稱為1.0。目前的2.0,則是配合文化部提出的「再造歷史現場」計畫,並以林泉里中心新村的再造為焦點。「再造歷史現場」是蔡總統上任後最重要的文化政策,鼓勵各縣市要從區域治理的觀點,將過去單點式一座座的文化資產保存,翻轉為區域式的文化治理。然而「再造歷史現場」計畫提出後,身為首都的台北市居然未提案,還要文化部發公文「邀請」台北市提案,最後台北市才由吳思瑤委員協調提出北投案。

 

由於柯文哲不在意文化資產,文化局既不主動提案,也不積極處理實質問題,北投的「再造歷史現場」除了跟國防部協調解決中心新村用地問題,就沒有其他的配套。我提出的3.0,是要解決兩個現有北市「再造歷史現場」的不足。第一,當初北市因為是被動配合中央邀案,所以沒有把新舊北投周邊文化資產的各種可能全面檢查,包括泉源里十八份或舊北投的許多文化資產,未能納入而形成「再造歷史現場」原本期待的「區域型文化治理」,也可以由此配合「磺港溪水岸生活圈」「北投文化劇場」的設立。

 

第二,「再造歷史現場」是以文化資產修復再利用為核心的公共建設計畫,但文化資產修復後還有永續營運的問題。柯市府提出的「城市博物館」其實根本就是空的,是為了幫當初圓山的城博聚落規畫不當解套。一座博物館不是只有硬體空間,還要有軟體,也就是所謂典藏、研究、展示、推廣,缺一不可。所以我認為城市博物館應該要軟體先行,而「北投生態博物園區」也能因此得到專業內容,而非如目前台北市的古蹟管理,最後淪落到流浪於文化局的一個個標案間。

 

北投市街居住環境改善

新舊北投有獨特的風貌,但因為離台北市中心較遠,許多資源相對比較匱乏。所以在發展觀光的同時,也必須要能具體改善市民生活。比如我之前提出要讓台北市12個行政區都可以有自己的兒童遊戲館,在北投就可以配合「北投文化劇場」優先設置,並與北藝大合作推動兒童文化體驗教育。這些政策將能帶來北投居住環境的翻轉。

 

北投生活環境要翻轉,文教之外交通也是重點。台北市雖然公車服務便捷,但北投市街因為有山有河,許多小聚落其實是大眾運輸服務死角,傳統的公車服務也比較難到達。但科技可以解決這樣的問題。我主張在北投優先開辦智慧小巴服務。智慧小巴是所謂「需求反應式運輸系統」(Demand Responsive Transportation System,DRTS),結合資通訊技術,透過彈性排班或預約搭乘等方式,讓人口較少的地區得到基礎交通服務。

 

公共交通服務的重要目的,是避免社會排斥(social exclusion)。北投許多山區聚落高齡人口比例偏高,必須要透過交通服務與其他地區連結,但目前市府卻未能有效照顧這些市民行的權益。另外,山與水是北投的魅力所在,台北市民休憩乃至要吸引國際觀光客,山區及河濱是兩大賣點,但目前台北市只做觀光行銷,卻未提供可及的交通服務。我認為,北投的智慧小巴,連結各個小聚落到捷運淡水線這個交通大動脈,改善市民交通權益,也同步促進了精緻旅遊。

 

關渡親水生活圈
在關渡平原方面,該地保存了優美的自然生態與早期台北的河口聚落風貌,但許多世居在此的關渡居民也因為葛樂禮颱風後,拓寬基隆河道為百米後劃設的洩洪區,生活環境遲遲未有改善。另外劃設大量的公共設施保留地,不解編卻也不徵收等問題,都需要市府積極協助改善,但這四年幾無進度。

 

對於關渡平原的規劃,我認為要分成兩個區塊處理。關渡目前未被禁建的部分,包括當年拓寬河道時以獅子頭的石頭填出來的知行路地區,及緊鄰以關渡宮為核心的關渡老街。關渡老街是18世紀發展至今的河口聚落,透過結合文化資產與都市計畫的「城市之光計畫」關渡專案,我要讓關渡老街以文化生態的魅力,吸引國內外的朋友來這裡拜訪遊憩。同時透過觀光遊憩發展帶動基礎建設量能的增加,也改善周邊居住環境品質。

 

另外對於禁建區,我認為應該要從管制與輔導兩面同步檢討,在為台北留住「綠肺」、因應極端氣候的大前提下,同步改善包括下八仙、中八仙、番仔厝、田心仔等聚落居民的居住環境,不要讓世居在此弱勢農民,成為台北都市開發的犧牲者。在具體做法上,我會邀集居民、環境、都計、災防及法律專家,在兩年內針對關渡平原超過兩百公頃的未開闢公共設施保留地做通盤檢討。對於「現有」聚落,在容許使用項目內,我希望能專案改善包括建築、水電及相關基礎建設,總聚落面積不擴大,不做土地徵收,但專案鼓勵建築改建,這樣可以在生態與居民權益間求取最大的平衡。

 

這是管制面,在關渡平原禁建區存在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北市農業人口其實在減少,大量農地面臨傳承危機。包括柯文哲在內,過去20年來的市長因為對問題不了解,總是以為單純劃設「休閒農業區」就能解決問題,其實不搭配觀光遊憩,單是休閒農業是無法解決這個課題的。所以我主張以輔導的做法,在關渡自然公園以東的下八仙、中八仙等聚落,在空間政策調整後,甚至有條件開放如民宿業進入,以保存既有的親水生態紋理,從生活環境改善、推動「台北秘境小旅行」等方式來經營,「河口生態綠肺」將成為台北的另外一大觀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