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環河北路淡水河岸的新建築,將可逐漸形成相互聯通、跨河跨堤的平台。在完全不影響防洪及交通的狀況下,創造親水明亮的公共通行空間。淡水河堤防大約9米,這個約莫3層樓的空間,容積全部免計以鼓勵都市再生,前提是這個等於把新建築「墊高」的裙樓,外觀立面必須要對應歷史街區,使用也必須滿足公共利益,包括停車空間、綠能應用、社區活動、小型藝文設施、街區物流或年輕新創等等。

謹慎運用政府資源,擴大帶動民間參與,未來河右岸,將會是老台北直通台北未來,最美麗的天際線。



工程細節

  Skyline的工程可行性:網路上對於我們的地殼改造運動,有許多建設性的建議,但我也知道柯市府有人批評說,看起來像是在玩<模擬城市>。在這邊我要向各位報告,Skyline計畫不是臨時起意,而是總結了迪化街、淡水河岸空間再造40年來,歷屆市府來不及做的,或者是做不出來的規劃,由跨領域的專家仔細檢討,全面反省所提出。在這個討論中,我最先要求的,就是工程及財務上的可行性。
  所以,過去郝龍斌市府的環河北路加蓋,交通局針對交通衝擊或中央水利署針對破壞堤岸或者公安逃生的疑慮,在以公辦都更為基底的Skyline計畫中,我們全部可以克服。柯文哲市府的大同再生計畫,跨堤空中花園缺乏具體的執行策略,其實才是玩SimCity,這在Skyline中都可解決。



  Skyline對大稻埕的意義:就跟許多都市中央的老社區一樣,大稻埕透過歷史文化,具有極高的吸引力,然而整體空間品質有許多地方需要改善,但大型投資卻因為土地產權分散、公共投資缺乏籌碼而遲滯。透過Skyline計畫,結合大街廓公辦都更,我們可以讓大稻埕的居民得到該有的基礎建設投資,提高街區的生活品質。

  Skyline對台北市的意義:另一方面,Skyline的意義不只在大稻埕或淡水河岸,而是台北市從歷史核心開始,進行生活空間的再造。台北市某個程度上,也是依循著已開發城市的發展趨勢,城市從河岸開始發展,在製造業經濟時期,生活與產業離開舊都心,但隨著環境的演變,如今舊都心透過各項公共建設,可以提供良好的生活品質,更短的通勤距離,適度的住商混合,只有人回來了,環境改善了,西區翻轉才真正成功!

  Skyline引入新的產業:大稻埕是老台北的商道,但是因為空間的限制,一方面大稻埕的傳統產業與新引入的文化創意產業,必須要有能共存的介面;觀光產業與在地居民的生活,在這樣的空間裡也必須要兼顧;而其實大稻埕是個不斷進步的區域,有限的空間裡,要再引入如設計創意等智慧經濟產業,這些都需要新的公共空間。利用Skyline結合物聯網及智慧物流,大稻埕將在台北市中心創造一個有傳統又高品質的創新聚落。

  不只是硬體的大稻埕再生:城市的發展,必須要以人為根本。Skyline是整體的空間再造政策,所以我們得創造出回應在地的決策流程。目前市府的工作室,仍是以標案委外為主,未來,我們既要結合民間的力量,也要整合公部門資源,以一個真正的「大稻埕專案辦公室」架構,推動各項空間治理議題。比如,都市更新和文化、都市更新和交通,就應該在實際的空間脈絡下,整合性的去推動處理。

  另外,大稻埕作為一座富有商業色彩的老街區,我們也必須有回應在地的內容,打造大稻埕的文化魅力。過去大稻埕一年三大廟有三大節慶,城隍、媽祖、法主公,這其實超越宗教,是地方市民社會的在地聯結。在地與國際不是相對的,在大稻埕彼此連結。像台灣第一家西餐廳波麗路,第一代老闆是西洋古典樂迷,卻也是傳統軒社靈安社的社員。我們要讓傳統進一步發揚,成為整個台北的市民節慶,卻也要保留在地的精神。比如說,法主公是茶商的守護者,那麼每年的法主公生,既是信仰,也可以是讓國內外的朋友了解歷史文化,讓大稻埕茶產業相互交流切磋競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