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台北市長候選人電視辯論會今(4)日舉辦,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在太太以及競選團隊夥伴的陪同下進入會場。姚文智在申論時便火力全開,直指丁守中參選立委時收受婦聯會的捐款,所以控訴民進黨是東廠;而柯文哲竟然說「現在好好的,管他過去幹什麼」,是昧於整個社會公義的實現。姚文智表示,台灣正面對中國各種文攻武嚇的威脅我們,而韓國瑜的崛起,正是柯文哲市長過去綜藝化的表演、不負責任的言論所帶起的,讓韓國瑜有樣學樣。姚強調,民主體制度不該以這種不要臉的選舉方式進行,也不該因此造成中國的期待,讓中國用這種不要臉來羞辱台灣的民主。

對於媒體提問未來是否會再舉辦雙城論壇?姚文智表示,柯文哲市長講出「兩岸一家親」,後面接著的話是「共圓中國夢」,而「兩岸一家親、共圓中國夢」就是習近平給台灣的通關密語。姚文智表示,台北是國家的首都,要以作為跟國際交往的重要城市去走向世界,若在此前提下,跟各個國際城市舉辦雙城論壇或是上海論壇,他是秉著開放的態度。姚強調,兩岸的論述,一定要在台北市做為一個國際城市的發展論述來看,才不會把台北綁進中國。

此外,大巨蛋案如何處置?姚文智再重申要立刻與遠雄解約,過去馬英九時代的李述德還有遠雄都已被起訴,一審就要判決了,「當時不法的利益,如果不解決,我們社會的公義怎麼實現?」。而他也準備了龐大的律師團做好相關的法律攻防,未來大巨蛋由市府接管後,扣除相關興建成本後,市府還是可以獲得很高額的利益。

姚文智也提出大巨蛋解決方案,讓大巨蛋融入整個東區區域,變成「公園中的巨蛋」,並在大巨蛋架構「台北之翼」人工平台,讓巨蛋的公園連結國父紀念館、忠孝東路,來帶動整個現在面臨瓶頸的東區發展,這才是解決巨蛋最好的方法。

在同婚議題上,姚文智表示,台北要做一個世界的城市,去追求和實踐普世的價值,讓尊重、平等、自由、人權,在城市中自由多元的發展,這是一個首都的市長要做的事情,「讓相愛的人可以在一起,讓法律不會變成他們最遙遠的距離」。

姚文智表示,在大法官第748號解釋已說明地很清楚,同性婚姻應受到憲法的保護。在立法院修民法的過程裡面、在社民黨主席范雲所提的性別友善公約,他都參與了連署。因為他想讓台北成為更自由平等、更維護人權、更讓大家可以愛你所愛。

關於年金改革,姚文智表示,過去馬英九執政沒有魄力不敢面對國家的財政,也沒有能力來進行改革,所以現在由民進黨來做改革,來照顧軍公教人員對國家付出的奉獻。但年金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於是民進黨政府做出緩和的改革,也呼籲所有軍公教的能夠彼此體諒。姚
強調,民進黨逐步的調整,正是民進黨堅持保障現任及退休公務人員做最大的努力。

由於柯文哲市長缺席辯論會,媒體提問中也包含了對柯文哲決策與領導的看法。對此,姚文智表示,這一題,應該柯文哲自己來好好回答。他指出,過去柯文哲說要改變政治文化、實踐公義的社會,但有哪一項做到?在年金改革中,民進黨是緩修所得替代率,並沒有要讓大家走投無路,但柯文哲說要找五萬個工作機會要來給反對年金改革的人,完完全全都是「哪裡有票哪裡鑽」。

姚文智表示,婦聯會過去是民脂民膏,手上還有現金三百八十幾億, 過去參加一場婦聯會的座談會可以拿十萬塊,但柯文哲卻告訴大家說「這件事情現在好好的」,過去柯說要讓轉型正義要繼續推動,但沒有繼續做到。而在市政重大建設上,每一項都跳票;用人民超收的納稅錢說是省錢還債。姚文智批評柯,「這些都是你在這四年裡面留給人民最錯誤的示範,沒有核心價值」。

在交叉詰問中,姚文智也就兩岸態度向在場出席的丁守中和另外兩位候選人李錫錕、吳萼洋提出問題。姚提問,柯文哲市長在兩岸的論述裡面,背離了當選之前所信仰的價值,附和中國的立場,背棄台灣價值,說出兩岸一家親;而丁守中委員也說支持「台灣人就是中國人」,要以開放的態度,討論兩岸人民能接受的統一步驟與模式。這跟柯市長的「兩岸一家親、共圓中國夢」,和丁委員所支持的統一跟九二共識,有什麼不同?

姚向丁守中提出質疑,「為什麼告訴大家說你跟共青團關係也不錯?是不是在爭取當中國的代理人?」。姚文智表示,央視之前大篇幅的報導柯文哲,這若不是習近平欽點,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而丁守中說跟共青團很熟是否是要贏回中國的支持?

姚文智認為,這一場選舉,不應該變成代理人的選舉,也不應該由中國來定義台灣的首都選舉。姚強調,台北是國家首都,這一場選舉要由台灣的人民共同決定。

對於李錫錕提出再造台北繁榮的提問,姚文智則以過去擔任過台視文化總經理,在半年內為公司賺進4000萬的資歷和經驗表示,他經營過事業,所以它也以同樣的思考來看待台北經濟發展。而他也以所提出的大巨蛋解決方案強調,如果我們可以把台北機廠 、松菸文創、大巨蛋、國父紀念館、光復國小、逸仙路、台北市議會,以及台北市政府前面的廣場,結合起來變成是一個東區的大公園,未來它就會串連起變成一個人工平台,帶動東區的商業動能。
姚文智也進一步指出,未來的台北市長要做招商的市長、要做都更的市長。招商市長要從我們的價值鏈出發,台北的生技醫療可以在士北科繼續投資,而不是在關渡平原蓋環球影城。此外,台北要做大規模的都更,他提出以1999年9月21號作為劃分都更區域時間的斷點,台北市將有3900公頃的都更區域,未來它將產生的是17兆的產值,內需的產業就可以讓台北市蓬勃發展。

吳蕚洋則提問對於普悠瑪事件法條上的問題,姚文智表示,過去的弊端真相如何,當然來檢討,但並非都是法條的問題。他指出,要領導台北市政府重要的事要有企業經營的管理觀念,在公務體系中,是不是能夠賞罰分明?是不是能夠減少冗事?

姚說,過去他規劃了美麗島車站是世界評選第二漂亮的車站;擔任愛河改造的召集人引入了文化流域的概念,讓愛河脫胎換骨;他處理高雄港區的倉庫變成駁二藝術特區,成為年輕人最喜歡去的地方。他強調,之所以提這些是要告訴丁委員,為什麼他對韓國瑜非常的氣憤?因為,台灣應該要鼓勵真正做事情的人,才能夠完成目標、實現多種的價值,這才是一個市長意義。未來他也會秉著這樣的精神,招商建設,讓台北市脫胎換骨。

對於丁守中詢問首都市長選舉打假球的問題,姚文智則表示,「韓國瑜現象」事實上就在柯文哲之後,而它背後的背景是中國的網軍和中國的對台的滲透,以及中國對特定候選人用不同方式的支持,但國民黨卻是競相去追逐這樣的候選人,不曉得是誰在打假球?是在追逐中國共產黨的支持?還是台灣人民對你的支持?

就政策論述來講,姚文智認為,丁守中所提出的政策跟韓國瑜亦步亦趨。姚舉例說,「韓國瑜說高雄又老又窮,你說台北市低薪窮忙;你說要在關渡溼地要蓋環球影城,韓國瑜在高雄要蓋迪士尼和愛河要蓋摩鐵摩天輪;你在二二八公園要設立慰安婦銅像、在萬華區要建立晴空塔,跟韓國瑜說要旗津蓋賭場,還真有同工異曲之妙」。

在最後三分鐘的結論中,姚文智把握時間表示,我們的理想是在世界普世價值的追求中,凸顯台灣價值的獨特性:「台灣是我們的祖國,台北是國家的首都」。所有的一切的努力,就是要讓我們的首都可以昂然在世界跟全世界平起平坐、逐步的發展,讓生活更幸福、繁榮和美好。

他也再度提及民進黨對於年金改革的努力,是希望過去的軍公教人員能夠照顧到我們的下一代,讓年輕人有更多的機會,讓國家的資源有好的調整。也因為改革的步伐,公義價值、繁榮的價值要實現的面向是非常的廣的,民進黨如果有做不足的地方,希望大家再給我們機會,但是民進黨確實是努力的在進行改革。

姚文智表示,這一次選舉最重要的是要維護民主的價值,中國透過各種在網路世界的攻擊,「這次選舉已經變成他們的練兵場,韓國瑜就是在這樣的一個風潮底下所塑造出來的」。台灣如果不能夠回到理性的思辯,去了解台灣民主追求的意義,他擔心我們基本的生活方式,也將不保,這也是他為何在申論時提到韓國瑜的原因。

他說,如果社會對於像韓國瑜摩鐵摩天輪或者是陪睡招商的言論不加以譴責,而國民黨還跟著起鬨,這樣的一個政治形態,跟我們批評的柯市長有什麼兩樣?希望大家能夠進到政策的場域討論,但也能知道我們民主的危機跟挑戰。


辯論結束後,針對媒體記者詢問柯文哲缺席,姚文智表示,所以他在一開始用手勢比了4,就是心裡一直想4號都不來,真是太可惡了。他認為,不出席辯論會是在羞辱台灣的民主,跟提出光怪陸離、荒謬的政見,都一樣在輕蔑羞辱台灣的民主。他表示,不只柯文哲,侯友宜也不參加辯論,光這一點就沒有資格再選下去。對於媒體在提問時也將丁守中口誤為柯文哲,姚文智笑稱,由此看來,大家就是心裡若有所思時,就會講出來。他認為現任市長不來,有許多東西都無法真正檢驗,話題自然就會被導引開,是一個很壞的示範。姚文智表示,柯文哲昨天有空,又到了違法辦理競選活動的公園去喊「凍蒜」,一次兩次知法犯法,他質疑「有那麼多時間知法犯法,參與選舉活動,政見會為什麼不來?」

媒體提到丁守中指出姚文智一直提韓國瑜是在打假球。姚文智表示,這就是丁緊張,沒有料到準備了20年的市長選舉,居然被一個韓國瑜用各種荒謬的口號、背離民主,讓大家完全不知道怎麼冒出來的方式就可以選舉。他指出,剛剛在辯論會時已經說明清楚,丁守中就是跟柯文哲在爭取中國關愛的眼神,而丁已經落敗;央視已經兩度在習近平的欽點下,大篇幅播報導柯文哲,丁當然吃醋,只好再看看韓國瑜是否能幫上忙。姚文智認為,最悲哀的就是,背後中國的力量,用盡各種方法,30萬的網軍、200萬的五毛黨,每天10萬次以上的攻擊,將台灣民主當成是練兵場。

姚文智指出,網路無國界容易滲透,目前已經在美國和馬爾地夫的選舉中發生這樣的情況,台灣首當其衝,這個現象已經兵臨城下,讓我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民主制度,無法真正討論城市的未來、無法選擇城市的規劃或是人選。這樣的民主危機,我們還不正面以對嗎?還是要繼續起哄?網紅、聲量、可以帶動潮流?如果台灣的民主真的如此,那我們過去的努力不就都白費了。

媒體提問,辯論會中大都是批評韓國瑜,是否因為韓流效應已經到了台北?姚文智回應,請大家看清楚他的申論,是因為柯文哲不來,要怎麼談柯?就他的觀察,就是因為柯過去對民主輕視的態度、光怪陸離的幹話,「柯成了培養韓國瑜的溫床」。他指出,柯也和韓一樣得到了中國關愛的眼神,這是再清楚不過了。而這一場選舉,台灣人民面對的是要清楚做一個選擇,不要讓中國決定在台灣的代理人、干涉台灣的選舉。姚文智以1996年中國發射飛彈為例,台灣民眾可以清楚看到,但是到了2018年的今天,總統只是去85度C喝一杯咖啡,該公司市值就蒸發、民粹攻擊。他表示,大家看到大阪的外交人員最後因此輕生,這些都是國安單位最近所提出相關的調查。這樣的現象希望能在選舉後期讓大家都能清楚,所以他把握機會讓大家了解。

媒體提到郝龍斌口誤要擊潰丁守中,姚文智表示這應該也是在選舉激烈場合,講錯的情況,不需要因此見縫插針。他認為真正有問題的是丁守中,在辯論會上質疑丁拿了婦聯會的捐款,居然當場反駁,解釋說這一次是20萬元,他質疑那過去的部分呢?姚文智表示,前幾天公佈的資料中,是從民國96年到105年,但是在96年以前,丁還是婦聯會旗下「振興醫院基金會」的董事,到今年改選都還沒有辭退。過去的財報「烏鴉鴉」,不必申報,現在清楚的部分就能看出有40萬的捐款,現在丁用言語閃躲,只能證明丁根本無法改革。

最後,媒體詢問有關姚文智太太怎麼看這次表現?姚文智表示,他的表現讓人民去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