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文智: 首都的責任與夢想

12月17下午,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現場,一場另類的活動正在進行。這是一場演講會,但它所「宣示」的事情,卻完全不一樣:「我,姚文智,在此正式宣佈,參選台北市長。」

 

這場與眾不同的「造勢活動」,沒有喧囂的氣笛,也沒有主持人慷慨激昂的「凍蒜」口號,更多的則是一個從政者對於城市願景的展現: 「我是為了把松機變成公園才來參選市長,從政的歷程若能完成這件事,就無愧於天地!」

這場名為「Taipei X地殼改造運動」的演講會,姚文智花了兩個多小時侃侃而談,從南機場違建、社子島再生、老舊城區華陰街、巷弄停車、社會福利等都市問題,但重點仍聚焦在「松山機場」廢除的議題上。民報月刊安排了一場專訪,與姚文智面對面,談論了他的台北城市再生願景:「廢除松山機場改建為『大中央公園』,這是我認為台北市要成為宜居城市的最關鍵改革。」

問起姚文智對台北市的看法,他回答地很直接: 「台北市的變化太慢了。」台北市的都市發展沒有跟著時代一起進步,現在的市容破敗、老舊、醜陋,卻又是站在消費金字塔尖端的都市,「會產生現在這樣的問題,代表台北市的歷任當政者改革的能力不足、眼光短淺。」無法進行大刀闊斧的都市改革,連最基本的問題都無法解決的現況下,城市根本沒有「蛻變」的空間,「當當政者沒有決心、能力與魄力,更缺乏夢想,才會導致現今如此的尷尬情境。」台北需要新的CEO,也需要一場脫胎換骨、徹底翻轉的「地殼改造運動」!

「我跟他們的夢想不一樣」

而他,又與現在及過去的當政者有什麼不同?

「我跟他們的『夢想』不一樣。」問起這個問題,姚文智回答的很直接,「夢想帶來動能,當目標清楚、戰略明確時,你就能促進公私部門的共同參與,協力促成都市的再生。」他說,這是他所說的「地殼改造運動」的最主要意涵,「運動不是一個公共政策而已,它代表的是全面性地參與,從交通、建設、綠地到社區生活,逐步建構一個城市成為宜居空間的再生過程。」姚文智說,這是重塑「人」與「城市」的關係,同時呈現出最有效的安排。

這個地殼改造運動,從「廢松山機場」改造成為「大中央公園」開始。

姚文智認為,松山機場是北市發展的大石頭,若可以搬開就能豁然開朗,取消限高區域,讓台北再生,推估影響範圍就超過3,000公頃,光是限高,就扼殺了不少發展空間的想像,「松山機場遷離台北,讓天空解嚴,台北可以因之重新成為一個有活力的都市。」

公辦都更推動都市再生,解決空間危機

姚文智「廢松機」的計畫若經實現,台北市將出現一個比紐約中央公園還大的「大台北中央公園區」

面對都市改造,現今大部分的人談的是都市「更新」,但姚文智認為只有更新絕對不夠,「因為都市的發展,不是把舊的建築拆掉,換上新的就可以了,必須要有更完整思維,我認為要思考的是,如何才能夠讓城市的活力『再生』,才是重點。」相較於過去蓬勃發展的景況,現在的台北其實更面臨人口老化、人才外流的困境,但長期以來,大家對選台北市長這件事,主要考量的視角,「政治問題」還是唯一交點──是藍、是綠,誰要變成什麼神,「討論很多,但就是不討論市政。」似乎大家都忘了市長最重要的工作,還是市政的經營──改變這座城市才是市長最重要且根本的工作,因為,市長就是這座城市的CEO,「更何況,台北市是台灣的首都。」

台北市因為鄰近地震帶、核電廠所帶來的威脅,被劍橋大學評為最危險的城市之一,事實上還有土壤液化、57萬戶老屋等空間危機。姚文智主張,「借鏡日本,以『公辦、大面積、公共利益』啟動策略型都市再生,並且針對巷弄窄巷、社區老舊等已經對消防安全造成危害的火車站特定區或夜市周邊,由政府主導重整更新。」如果能提高誘因、加強都更速度,讓容積獎勵最高可達基準容積的1.5倍或原建築容積的1.3倍,藉由公司協力、容積獎勵的方式加速都更,他認為,「如果都更後提供公益使用還可免計容積,藉此創造社區托嬰、托幼,長照所需空間,對民眾才是實質的好處。」

根據統計,台北市57萬戶老房進行都市再生將可創造17.54兆相關產值;媒體的統計報導指出,大台北完成都更大約要到2300年之後,而台北市處理都更問題人力明顯不足。為加速都市再升速度,如果中央能修法、市府主推設置「住宅與都更局」擴充都更10倍人力,每年投入100億基金,讓都更能力提升10倍。姚文智表示,「如此一來,不但可增加工作機會,讓停滯的經濟發展注入活水,藉由都更推動混居型社會住宅,各項改革皆可畢其功於一役。」

台北市沒有時間等待

姚文智首創以3D影像陳述市政藍圖,引起廣大迴響及效法。

不可否認,首都市長的角色的確有政治性,但他的「市政性」卻應該是更為重要。但台北在經過1994年陳水扁執政時期後,幾乎就沒有顯著的進步,「即便有,也是中央的政策所導致的成果。」作為市長就應窮盡力量,不斷鼓吹、表達去影響中央政策,解決居民遇到的困擾,「所以一個城市的發展,必須要依靠可以整合地方與中央能量的有心人,才有機會得以成真。」

姚文智說,政府有做不完的事,選民有各種不同的需求,台北市的公務人員已經是最優秀的一群,如果能讓公司部門的資源整合、相乘,台北市政府應該可以是台灣最能為民興利的公務機關了,「但這有賴於當政者對於城市願景的目標清楚、戰略宏觀。」目前的政府機構面臨的最大問題,在於「能量不足」,「市長的角色在提供足夠的能源與資源,提供正確的願景方向,以政策手段達成目標。」但這個前提,必須是主事者要有標竿願景,同時有能力與決心讓事情能夠快速地往目標邁進,台北目前面臨薪資凍漲、少子化、高齡化、空間危機···等問題迫在眉睫,「我現在對台北的發展感到不耐,而台北市更能沒時間等待如此慢速的發展。」

空間,是台北的改造起點

「台北最美的是人,但最醜的卻是空間。」姚文智說,他的「地殼改造運動」其實是一種以空間危核心的「城市手術」,「空間,是我認為台北的改造起點。」空間是城市改造的起點,只要方向正確,就可以帶動生活與環境的改變與發展。從人文地理的角度觀察,台北市是因水岸而起家的聚落,所以姚文智以「空間驅動城市改革」的思維,作為推動台北以10年為期「地殼改造運動」的起點,並從「廢松機,變公園」、「大規模公辦都更」、「南北副都心」、「東、西水岸再生」為主導策略,透過都市空間的翻轉,一起帶動城市的經濟動能,並讓生態、綠能、美學、數位經濟與文藝一併起而復興,「城市的高度、溫度和態度,都能一起動起來!」

這樣的思維,是否也代表了大改造的「建設想像」?姚文智認為並不只有如此。他認為城市的發展必須存在於「公眾」與「個人」之間的利益平衡,透過政策機制的不斷調整,讓公司之間的利益不再相互拉鋸,更能齊頭並進地邁向雙贏。他舉例像是大同區大量的五層樓公寓,其實就是社會福利的最底層,「很多住在這裡的老人家連出門、回家都是負擔,你怎麼還有辦法奢望他們能享有更好的福利?」在空間再造的思維下,其實也代表著城市再生的想像,「城市就是你的空間」,身為台北市長,當然要致力在這塊土地上的治理,並著眼於這塊土地的空間發展;姚文智認為,高齡化的問題、少子化問題或許中央可以介入,但都市在地空間的問題,只有市長能面對,「所以,當政者的決心,當然更為重要。」

地殼改造翻轉台北

不過,台北市目前的政治板塊來看,即便通過民進黨初選提名,姚文智面對的還是一場艱困的選戰。姚文智認為,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台北是台灣的首都,執政黨對首都的發展有必然的責任;選舉是一時的,但對台北市的未來,執政黨不可缺席。市長是城市的CEO,對這座都市的經營,能否有能力將城市翻轉變好,如何經營這座城市,才是選舉的重點姚文智提出10年計畫的地殼改造運動,「像是拿著企劃案向市民頭家報告,爭取CEO的工作。」

他說,從早期開始他對城市發展的想像就是一種「共享」、「共同運作」與「共同成長」,「我相信我對都市發展的渴望、熱情,以及我面對都市議題所規劃的行動策略,這些都會讓台北市民願意聽聽我的說法。」他說,台北市民水準高,不須討好、不需手段,「我相信我可以用我的願景、行動策略與對台北市的夢想與熱情來說服大家。」

 

來源:民報 2018年1月號